辛弃疾怕登高楼的真正原因是什么?

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丁启阵,因建议中学讲义中删去朱自清《背影》而引发热议 人文艺术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
少年不识愁味道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尽愁味道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!——辛弃疾《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》

 

1

《丑奴儿》,词牌名,又名《采桑子》、《罗敷媚歌》、《罗敷媚》。

这首词作于辛弃疾闲居带湖时期(1181—1192)。因为“刚拙自信,年来不为世人所容”(辛弃疾《论响马札子》),淳熙八年(1181)11月,四十二岁的辛弃疾在隆兴

(今江西南昌)知府兼江西安抚使任上被罢去官职,回到带湖。尔后十年,一直在此闲居。不难想象,一个志在用世的壮年汉子,闲居无事的日子是多么的抑郁愁苦。

2

词中所说的愁味道,当然主要是指因为罢官闲居心中的志向抱负无从完成的苦闷。然而,这是一种笼统的说法。辛弃疾作这首词,应该有其详细的缘由。

辛弃疾有一组以“博山道中”为标题和三首以《丑奴儿》为词牌的作品。包括:《清平乐》(独宿博山王氏庵)、《江神子》(博山道中书王氏壁)、《鹧鸪天》(博山寺作)、《清平乐》(博山道中即事)、《点绛唇》(留博山寺闻光风主人微恙而归,时春涨断桥)、《丑奴儿》(书博山道中壁)三首等。

这些词应该作于同一时期,且在很多天之内。详细状况大致是:当时辛弃疾游览路过博山(在今江西省广丰县洋口镇青桥村),在当地寺庙(王氏庵、博山寺)借住很多天,其间将自己当时所作之词书写在寺庙墙壁上。

这些词作,不光是词牌、标题上可以看出来,词中词语也有显着的相通的地方。请看:

 

《丑奴儿》:寻常中酒扶头后,歌舞支撑。歌舞支撑,谁把新词唤住伊。临岐也有旁人笑,笑已争知。笑已争知,明月楼空燕子飞。

   又:此生自断天休问,独倚危楼。独倚危楼,不信人世别有愁。君来正是眠时节,君且归休。君且归休,说与西风一任秋。

又:近来愁似天来大,谁解相怜,又把愁来做个天。都将今古无量事,放在愁边。放在愁边,却自移家向酒泉。

 

这些词中,都用了“新词”和“愁”等词语,看起来像是一气吟成的作品。

可以推测,停留博山期间,因为某种缘由或者某个人,辛弃疾心中的愁绪被激发起来,诗思泉涌,作了这些词。至于详细是什么缘由、哪一个人,辛弃疾不肯明说,我们也不便猜想。可是,从他《祝英台近·春思》的“怕上层楼”看,也许跟爱情、跟某个女子有关。《祝英台近·春思》词如下:

 

宝钗分,桃叶渡,烟柳暗南浦。怕上层楼,十日九风雨。断肠片片飞红,都无人管,更谁劝啼莺声住。鬓边觑,应把花卜归期,才簪又重数。罗帐灯昏,呜咽梦中语。是他春带愁来,春归何处,却不解带将愁去。

相关阅读